>

守望的微小说

- 编辑:NBA赔率-NBA夺冠赔率-NBA篮球赔率 -

守望的微小说

“女士,您需要什么帮助吗?”一个深沉的声音,惊醒了叶儿醉梦的思绪。她顺着声音转过身时,两个人都愣住了,不约而同地说道“怎么是你?”原来站在叶儿面前的这个温文尔雅的男子是文最好的哥们“鑫勇”,也是叶儿与文的大学同学。

“谢谢你,鑫勇。”

“天!你怎么都知道?”

十年前的那个夜晚,当叶儿和文大吵之后从家里逃了出来。独自一人在昏暗幽深的大街上漫无目的地飘荡着,她觉得匆匆过往的行人,面孔是那样的狰狞恐怖……叶儿不禁问自己: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局?娇惯、纵容自己的文,怎么突然会背叛自己?怎么会变得如此铁石心肠?叶儿觉得自己就像从天堂坠入了地狱。无论怎么走都是冰冷的绝壁,怎么办?哪里是出路?她又能去哪里呀?叶儿恍恍惚惚地走着,这时她看到一家门庭闪着摇曳的光,这是一家网吧“迷你网吧”,她迈步走向网吧。

“谢什么,咱们是同学嘛。”

“叶儿,为了爱,我要安排好你以后的人生。因为你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芭比娃娃。鑫勇是我最可信赖的挚友,当年他也和我一样,在心里深深地爱着你,只是因为当时你对我一片痴情看不到而已。目前他依然独自在飘泊,我把你托付给他照顾,我会走得安心,因为他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。”

“来,喝杯茶,静静神……”

这天叶儿刚刚把小家伙哄睡,老公鑫勇手中拿着一已经褪色的信封,来到叶儿身边。他低沉着声音说:“文曾经叮嘱过,‘千万不要让叶儿知道这一切,让她远离思念的痛苦,开始新的生活。’可我实在不忍看到你对文的幽怨,因为文对你的爱,无人能给予。你自己看看吧,这是十年前文的日记。”

“额其格腾格里啊!为什么会这样呀!因为我有太多的舍不得,舍不得咱们的阿妈、舍不得咱们帅气的小勇士吉雅赛音,更舍不得你叶儿,我心中娜仁!

嘿嘿!快喝吧,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喝了。叶儿真的饿了,她狼吞虎咽地喝起来。好一阵,她抬头见鑫勇正微笑着,看她喝汤的样子。叶儿窘得羞红了脸。鑫勇慈爱地说:“你还是老样子,像个孩子永远都长不大。”

叶儿平时有闲暇时间,都会泡在网络上,但很少来网吧。那还是出差时有急事,她去过两次。网吧给她的印象,又乱又吵而且掺杂着浓浓的烟与汗臭味。但这家网吧却让精神恍惚的叶儿,有了一种清爽的感觉。墙壁上画着广袤无垠的大草原,湛蓝湛蓝的天空下飘着悠悠的白云,毛色鲜亮的羊儿牛儿在悠闲地啃着青草,点缀在草丛中的那些五颜六色小花似乎使整个网吧都弥漫着芳香。蝴蝶在牧人周围飞舞,远处的蒙古包飘出袅袅炊烟……叶儿看着这些碧绿的青草,犹如随风起伏的大海,一直伸展到遥远的地平线。安详宁静的草原,是那样的辽阔、空旷与伟岸,她醉在这画儿的意境之中了!

当她起床来到楼下时,鑫勇早就等候多时了。他依然面带温文尔雅的微笑,注视着叶儿。

当年,文是随父亲转业分配,一起来到叶儿所居住的这个江南小城的。而且,叶儿是文认识的第一个汉族小朋友。那时的文一句汉语也不会说,也听不懂。除了叶儿,其他小朋友都嘲笑他。但是文的拳头是很厉害的,比他高半头的大个子,三五个一起都不是他的对手。没过半个月,他用那黑黑的如小石头般的拳头,确立了他在小孩世界里的位置。从此文也成了叶儿的忠实保护神。就连考大学时,文以优异的成绩考上某重点大学,但为了叶儿,推脱那所大学没有自己喜欢的专业,坚持留在了叶儿的身边。大学毕业后他们顺其自然地走在了一起。

“我的叶儿,你还记得吗?科尔沁草原绚丽的花丛曾经映照着我们的身影,草原清爽细腻的风曾经轻拂你我的面颊,当我把你轻轻揽入怀里的一刹那,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!你的美丽温柔,升华了我的灵魂!我抬头仰望天空,尽收眼底的那种透彻的蓝一如过去,天空中那绵绵的白云,陪伴着灿烂的太阳在舞蹈,而太阳底下啃草的牛马羊群是那样的悠然与和谐,好一幅美丽的草原景色啊!当时的我已完全被你圣洁的爱,单纯的心所迷倒。胸腔中的血液和这灿烂与美丽彼此循环着,心胸里止不住有一种激动在亢奋,翻腾起伏,我知道自己正畅快地享受着你让我心醉的气息,吸吮着你秀发上的的缕缕清香,感悟着你的圣女般的纯洁,共鸣着你生命中青春的律动……”

“什么?我可是亲眼所见。”

鑫勇选择了一家叶儿最喜欢的苗家餐馆,叶儿瞪大了眼睛,“你又怎么知道,我喜欢吃苗家菜?”

“我不仅知道你喜欢吃苗家菜,还知道你最喜欢的菜是‘菜花豆腐汤’”。

“叶儿,还记得第一次我见到你时的情景吗?那时我刚刚七岁,听不懂几句汉语,有一个小孩用汉语编顺口溜嘲笑我,我一句听不懂,还觉得很好听,并鼓掌喝彩,把其他小朋友笑得前仰后合,都说我是傻瓜。惟独你没有笑,而且事后你悄悄的把我叫到一旁,一边比划一边告诉我那家伙说顺口溜,不是什么好话是在嘲笑我时,我好感动。从那时起,就把你当成了我心中的娜仁,发自内心地呵护你,最终我也用拳头找回了尊严。

“休息得好吗?”

“嗯!谢谢你,鑫勇。”

“嘿嘿!大学四年同窗,我又和文是好哥们,能不知道吗?我还知道你喜欢什么花儿和最喜欢去的地方呢。”

叶儿如同见到了亲人,一头扑在鑫勇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……鑫勇静静地让叶儿释放着内心的痛楚,等叶儿哭够了,一边抚慰着,把叶儿安置在了一间非常优雅的包房,出去不一会儿功夫,端来了一杯散发着淡淡茉莉花香的热茶。

叶儿迷惑不解地打开那封因时间流逝而发黄的信封,稿纸上是叶儿熟悉的文字:“我的叶儿:我挚爱的女人,文对不起你,不能与你再牵手。我的身体最近越来越不舒服,去医院检查得知,是肺癌晚期。

“箜篌别后谁能鼓,断肠天涯。暗损韶华。一缕茶烟透碧纱……”叶儿伫立在孤寂的旷野,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:文,你在哪里?让我来到你的身边,你会用天底下最灿烂的笑容,驱走那些用凄凉铸就的泪雨绵绵!叶儿守望着那座清冷无语的坟茔,耳伴又萦绕起“文”熟悉的叮咛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……

叶儿真的疲倦了,这些天和文的感情纠葛,让她精力憔悴,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。她太需要放松自己紧绷的神经了。鑫勇的休息室设计风格也是草原。叶儿躺在床上就如同躺在柔嫩的草地上,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叶儿睡得好香,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。

“叶儿,我们蒙古族先人在生活中,认为人死后灵魂会独立存在并转化为翁贡。我过去从不相信这种传说,但是今天我虔诚地祈求,在我死后能变成翁贡,守望我的叶儿平安健康,幸福快乐地度过后半生!因为你是天苍苍,野茫茫的大草原给予我这个蒙古族汉子最圣洁的馈赠!”

“我知道的还不止这些。但今天看到你很疲倦的样子,还是休息一下明天再说吧!这家网吧是我开的,楼上有一间休息室,天这么晚了,你暂时在休息室委屈一晚吧。”

时间过得真快呀,五年过去了。叶儿找到了新的归宿,她和鑫勇组成了新的家庭,并有了一个女儿。虽然小家伙只有8个多月,但是非常淘气顽皮,常常把叶儿忙得焦头烂额,手忙脚乱的,最后还得老爸鑫勇帮助搞定小家伙……

“好了,我错了。你别再生气了。忘记所有忧伤,坚强起来,重新开始好吗?以后你有什么事情,可以直接来找我。”

叶儿推开窗子,一束耀眼的阳光溜进房间。咦!院子白桦树下的紫藤竟然已布满了紫红和嫩绿的芽儿,而且有的藤枝在慢慢地四处蔓延舒展长大。白桦树也孕育了春的色彩,放射出片片翠绿。春天来了……

“当然。你最喜欢的去的地方,是文的老家科尔沁草原。你觉得草原的太阳是赤诚的,空气是清新的,草原的辽阔能让浮躁的心回归宁静。而且草原上还有你最喜爱的布仁琪琪格。”

“是吗?”

叶儿情不自禁的伸出修长温润的手指,去抚摸着照片上文的脸颊。他的脸依然是古铜色的,剑眉下的双眸依然透射着深沉与睿智,厚重性感的双唇依然绽放着阳光般的微笑。一年没见到文了,经过丝丝细雨的洗礼,他看上去显得更加潇洒、英俊……

婚后,文依然把叶儿当孩子一样地娇惯着。即使儿子吉雅赛音出生,也依然把她当女儿一样宠着。还给她起了一个蒙古族名字,娜仁。叶儿已经习惯了文的娇惯,习惯了躲在文坚实羽翼下无忧无虑的日子,可突然间发生了这么多百思不解的事情,使叶儿茫然、彷徨,不知所措!叶儿低声对鑫勇倾诉着,泪水再一次从她消瘦的脸颊上滑落下来。鑫勇轻轻递过一块纸巾,低声说:“结果,也许不是你所看到的一切。”

叶儿,就如同她的名字一样,是一个崇尚自然,更是一个喜欢清静的柔柔弱弱江南小女人。因此每逢各种节日,她都会有意地避开喧嚣,独自一人走进那块属于自己的网络净土,享受那份幽幽的清静。可是清明节不同,它对叶儿来说有着不可低估的份量,因为她对文承诺过,无论走得多远、无论多么忙碌,她都会来草原,来大漠看望文。

“为什么你和文都这样说?”一提起文,叶儿又沉默下来,她把这些日子她与文发生的一切,包括她在文的住所发现的藕荷色丝巾。那个帮助文走出困境的女老板情人,文和她离婚争儿子,一股脑儿地告诉了鑫勇。最后她告诉鑫勇,文把所有的财产留给了叶儿,惟独却夺去了儿子的抚养权。但他与叶儿商量,不要告诉孩子他们离婚的事情。孩子在两年前,被文的姐姐带到英国读书去了。文的妈妈、哥哥、姐姐都在英国。儿子几乎不回来,平时都是叶和文去看望孩子,为了孩子,叶儿只能答应文的要求,但是她心里对文满是怨恨。

“嗯,谢谢!你的休息室环境很好,设计也很温馨。”

叶儿露出了惊讶的神情,“你什么都知道?”

“客气什么,咱们是同学”。

“叶儿,这封信,也许你永远也不会看到,我把它永久地珍藏在了心灵深处。愿我的这份思念化作无尽的祝福,护佑你和我们的孩子吉祥安康!”

“好吧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茉莉花茶?”

每年的清明总是雨丝飞扬,这雨像漫天飞舞的泪花,凄凄沥沥,洋洋洒洒,无端地给人们增添了几分凄凉。叶儿来到了文的身边,来到这个给予叶儿五彩斑斓的梦,给予叶儿震撼灵魂痛楚的男人身边。

叶儿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文的面庞,耳畔隐隐萦绕着他那熟悉的叮咛“叶儿,我的芭比娃娃,出门时不要忘记戴手套、帽子,还有钥匙。那次你出门忘记带钥匙了,我又在外地,进不了家,无奈中你只好找开锁公司的来开门。第一次找的那家开锁的不够专业,把门锁里的一个弹簧弄坏了,结果弄了近一个小时也没有打开。连续找了三家开锁公司,才把门打开,还重新换的门锁。我的芭比娃娃,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够长大呀……”叶儿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,泪的闸门瞬间被冲破,它们汹涌着,似澎湃的海浪,毫不留情地撞击着叶儿那脆弱的心灵……

“是吗?你喜欢就好,咱们出去吃些东西,边吃边聊好吗?”

雨丝更加肆无忌惮地飞扬着匆匆岁月的无奈,厚重的土壤里散落着一块块冰凉、哀伤的白骨。叶儿孤独地伫立在这旷野坟茔,她眼眸里都是文阳光俊朗的笑容。2010年4月5日,文离开她整整十年了!十年中蕴含着多少凄婉伤痛?十年中寄寓了多少思念离情?十年中有多少次重回梦中?回想起过去一次次呵护有加的叮咛,一句句滚烫灼人的私语,一幕幕充满温馨的岁月,如今阴阳阻隔,永世分离,怎不令叶儿肝肠寸断,悲痛欲绝……

本文由NBA赔率文学资讯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守望的微小说